【小說】傷逝

發布者: 李春霆 | 發布時間: 2016-1-26 12:05| 查看數: 2694| 評論數: 2|帖子模式



嚴雅詩生活在江南山區,是一個很傳統的女孩,從衛校畢業後,規規規矩矩地在醫院上班。有時,白天上班,晚上幫家裡做點家務;有時,晚上上班,白天幫家裡做點家務。這幾乎是她生活的重心了。
在雅詩的家鄉,通常女孩子23歲左右被視為談婚論嫁的最佳年齡,而世俗的目光,總是認定,男女婚姻的“合法來源”,應該是相親,在老一輩的眼光中,談戀愛是野的,同居更是被看作不自愛的行為,其意義等同于私奔。傳統的女孩應該在家裡“待字閨中”。
記得有一次相親,一大早,雅詩就被媽媽下令去買裙子,平常她個性是比較随意的,不注重打扮,也沒幾件漂亮衣服。媽媽想把她包裝成一個淑女,然後還要她剪頭發,理由是頭發太亂了;甚至到晚上快出門時逼她化淡妝。要知道,除非參加如訂婚典禮類的重大場合,她平時是絕不化妝的。
都說女為悅己者容。雅詩這樣,又是為誰辛苦為誰忙?雅詩想着覺得好笑,就為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孩?
然而,連一次約會的經驗也沒有的雅詩,在快要出門時莫名其妙地緊張。首先是忘記帶手機了,媽媽說:“男孩若中意,可能要留電話号碼。”雅詩回頭拿了手機,走出去沒兩步,又注意到了自己腳上還穿着拖鞋。
當雅詩穿着高跟鞋,裙裾飄飄地出現在約定的地方時,雅詩看到了讓風風火火忙了一天的那個人。看到他時,雅詩有些驚訝。他穿着白色T恤,藍色牛仔褲,頭發染成亞麻色,身材很修長,不算很帥,但眼睛很明亮。在雅詩的想象中,這樣的男孩子,是應該交過女朋友的,相親這樣有封建味道的詞與他搭不上邊。
按照老規矩,阿姨泡好茶叫雅詩給他以及介紹人送去。呵,雅詩的工作是做護士,端茶送水自然不是雅詩的強項,
敬完茶,大人們都退到一邊去,将時間和空間留給他們二人。
如果不是阿姨特地開着電視,雅詩都不知道應該和他聊什麼話題。有關電視内容聊的差不多了,男孩便開口問雅詩的名字。雅詩條件反射地說:“你先說。”
男孩笑了,他的笑容非常好看。他說了自己的名字:方寒。後面的事情就是雙方互留了電話号碼,爾後男孩起身作辭。
回家的路上,媽媽一個勁地拷問雅詩,對這個男孩感覺如何。看得出來,媽媽對他是非常滿意的。
“還好。”雅詩淡淡地回答。
22歲了,不是從前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了,雅詩要的東西,和媽媽期待的其實也是一樣的。
接下來的發展,便是方寒的父母正式邀請雅詩去他們家,公公與婆婆也對雅詩表示認同。之後順理成章的,經過一個多月的交往後,在雙方父母操盤下,雅詩與方寒訂婚了。
這樣的閃電式訂婚,或許會讓許多人驚訝與不解。可在雅詩的家鄉,以相親為途徑而結識的男男女女,多半都以不可思議的快速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以後日子還是平靜的,像以前那樣,隻是多了一道程序。有時候,方寒會約雅詩吃飯,逛街買衣服。之前,通常和雅詩一起買衣服的人是妹妹,試完衣服,雅詩會參考妹妹的意見。而生活中有了他之後,那個站在試衣鏡旁邊的人,有很多次變成了他。聽衣服店裡面的店員不止一次用贊歎地語氣問:“這是你男朋友嗎?好帥呢,你們真是很配。”
無論别人是真心還是假意,聽到這樣的話,雅詩覺得很開心的。原來,有男朋友也有這般的快樂。
一次,雅詩和妹妹雅琪一起去逛街,遠遠地看見方寒。
“姐,那不是姐夫嗎?”妹妹半開玩笑地指着遠處。
雅詩應聲望去,見他挽着一個女孩子,正漸漸走近。
雅琪疑惑地扯了扯雅詩的衣角:“姐,他怎麼和那個女的?”
妹妹沒有把話問完,雅詩也不想追究,拉起妹妹說:“雅琪,我們走吧。”
方寒卻看見了她們,揚聲招呼:“雅詩,雅琪!”
“嗯。”雅詩回過頭,有些尴尬地看着他。他顯得很自然,大大方方地介紹身邊的女孩子:“這是我上高中時認的妹妹。”
“哦。我們還要去公園,先走了啊。”雅詩急急忙忙地找借口離開。
雅琪撞撞雅詩的胳膊,小聲責備:“姐,你真笨,你應該和他們一起走。”
何必如此?雅詩在對自己說,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,強求也沒用。看着那個已經和自己訂婚的人,挽着另一個女孩的手,慢慢消失在街角。本來該有一絲心痛的感覺,雅詩卻感覺異乎尋常地平靜。
那時,還不懂愛情。
方寒過生日的時候,把雅詩也叫過去。他的一幫朋友熙熙攘攘,雅詩在這麼多陌生人中間,隻覺無所适從。忽然,雅詩看到了那天在街上和他形迹親昵的女孩。
“來玩個遊戲,”一個男孩子提議道,“蒙上方寒的眼睛,讓他猜一下,她們兩個,誰是雅詩,誰是彩娜。”
彩娜,她第一次聽說那個女孩的名字。
“我不玩這個遊戲。”雅詩本能地拒絕。
“怎麼,你對自己的未婚夫沒有信心?”那個男孩子挑釁地問。未婚夫,如果不是他一下子提出這個詞來,雅詩一直都不大有這種感覺。也許雅詩和方寒之間,是該有一條紅線的。要很久以後才明白,那不是紅線,而是鎖鍊。
“誰說的,玩就玩。”也許是為了賭一口氣,也許是為了在氣勢上不輸給彩娜,雅詩同意了。
“還是算了吧。”方寒的臉色黯淡下來。雅詩不由地感到失望,敏感地察覺到,方寒和彩娜之間,必然有過什麼樣的故事,而不是所謂“認來的妹妹”這麼簡單。
那頓飯雅詩吃得不是滋味。回到家後,依然是心事重重的。媽媽關心地詢問:“雅詩,是不是和方寒出問題了?”
“沒有,我們很好。”雅詩勉強地笑着搖搖頭。
那時,媽媽已經和方媽媽在籌備他們的婚禮,雅詩怎能在這個時候告訴媽媽,要和自己結婚的那個人,心裡可能有另一個女人呢?
滿腹的猜疑,雅詩沒有找任何人求證,也沒有向任何人吐露。
盡管從此後,雅詩沒有看見方寒與彩娜在一起,盡管方寒一如既往地對雅詩好,他和彩娜的事,已經成了雅詩心裡的結。
那一年的國慶節,雅詩和方寒結婚了。婚禮上,彩娜帶着她的男朋友,出現在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孩面前,雅詩松了一口氣,先前所有的疑窦都迎刃而解了。
當真絲裁就的婚紗披在身上時,雅詩怎麼也沒有想到有一天,她會後悔這場婚禮。
婚後的生活自然比從前枯燥乏味些。少女情懷總是詩,少婦連情懷也未必有,少婦的生活是本理論書,縱然讀上去味同嚼蠟還是不能棄之不理。
很多個晚上,雅詩習慣了獨自在家等待方寒。他總是那麼忙,一通電話就可以把方寒從她身邊帶走。婆婆說,方寒在公司是做業務的,做業務的人電話總是多些。
有一回,方寒洗澡的時候,他的手機放在沙發上,雅詩随手拿起來一看,卻發現,上面的已接與未接電話,十之八九來自同一個人——彩娜。
她不是有自己的男朋友嗎?怎麼會有那麼多的話要同另一個男人講,何況,他是個有夫之婦!
雅詩正胡思亂想,手機又響起了。一看來電顯示是“彩娜”, 雅詩鬼使神差地接起了電話。
“寒,你怎麼還不來?我一個人喝酒呢……”電話的另一頭,彩娜說話的聲音顯得口齒不清。她一定是醉了。
雅詩什麼也不說,隻是挂掉了電話,順便清除了來電紀錄。
方寒洗完澡,一邊拿幹布擦頭發,一邊問:“剛才是誰打來的電話?”
“一個打錯了的。”雅詩掩飾道。
“喔。”方寒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,又說道,“有朋友叫我去喝酒,我去去就來。”
朋友?看着他臉不紅心不跳的樣子,雅詩心裡冷笑。她暗暗做了一個決定。
方寒騎車出去的時候,雅詩叫了輛出租車,尾随在後。雅詩很清楚這樣做被他發現會有什麼後果,但雅詩不願意再忍耐。因為雅詩給過他機會,是他視若無睹。
後來,嚴雅詩還是跟方寒離婚了。

最新評論

天水 發表于 2016-2-9 08:59:33
學習
盧令 發表于 2016-3-4 11:51:03

很現實很受傷
小小說推薦
    聯系我們
  • 電話:0371-67183791 0371-67183795
  • 傳真:0371-67449795
  • 地址:鄭州市伊河路12号
    關注我們
  • 微信公衆号:xiaoxiaoshuoxk
  • 掃描右側二維碼關注我們
  • 專業的在線小小說網站

Copyright@2001-2016 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 豫ICP16003125号

關于我們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Copyright
© 2001-2016 Comsenz Inc.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關于我們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( 豫ICP16003125号

GMT+8, 2019-10-9 16:59 , Processed in 0.107517 second(s), 30 queries.

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